北晚新視覺 > 專欄 > 公眾號

“耶穌叫這些牧人搞政治嗎?”對波蘭用過的招數休想在香港重演!

2019-11-13 09:17 編輯:TF017 來源:北京日報

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,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,裝滿了各樣不義,邪惡,貪婪,惡毒。滿心是嫉妒,兇殺,爭競,詭詐,毒恨。又是讒毀的,背后說人的,怨恨神的,侮慢人的,狂傲的,自夸的,捏造惡事的,違背父母的,無知的,背約的,無親情的,不憐憫人的。 ——新約·羅馬書 1:28-31

視頻截圖

暴徒就在教堂里“補血”“換裝”

“隨著周日晚間香港中部地區出現混亂,一些抗議者在當地教堂尋求庇護。”10月6日,美國《紐約時報》報道稱。

“在灣仔的一個衛理公會教堂,數十名抗議者剛剛從警方的防線前撤退,醫務人員正在為這些人提供治療。一排牧師站在玻璃門前,當示威者離開時,牧師們祝福他們,并提醒大家帶上雨傘。”

“在圣母圣衣堂,一百多名身穿黑衣的年輕示威者坐在公共區域的地板上休息。當在隔壁房間舉行彌撒時,一些抗議者脫下他們的黑衣和面具,換上便服,然后出了門。”

在這場持續數個月的香港暴亂中,有一個亂港群體因為身份頗具隱蔽性,以至于時常被人們所忽略,但它的危害卻一點不小,而且起到了別人起不到的作用。這個群體,就是那些以“上帝仆人”之名、行亂港縱暴之實的宗教機構。

2019年的數據顯示,香港基督徒(包括天主教和新教)共有88.9萬人,接近香港總人口的11%。基督徒的影響力遠超其人口比例,在精英階層中尤其如此,黎智英、李柱銘、陳方安生等“政治精英”都信奉天主教。

教會學校在香港的數量占比很大,現有285所基督教小學、235所基督教中學,占到香港中小學總數的50%以上。

各種各樣的教堂、宗教傳單和宗教集會在香港街頭隨處可見,十字架在這座城市扮演著不容忽視的角色。

傳統上,大多數教會傾向于避免介入政治,“凱撒的歸凱撒,上帝的歸上帝”。但在這次的風波中,這個傳統卻被一些人拋到了九霄云外。

“反修例運動的一個顯著特征是基督徒的顯著存在。”香港《南華早報》報道稱,“不斷的‘哈利路亞’合唱證明了這一點。這是一首無處不在的歌,它意料之外地成為抗爭活動的圣歌。”

宗教在暴亂中的角色很特殊。的確有些虔誠的教徒試圖緩解緊張的局勢、阻止暴徒的打砸,但更多的時候,有的教會組織為暴亂提供了合法性的掩護,因為根據香港《公共秩序條例》,宗教集會不需要公開集會的許可證。一些宗教團體便趁機利用這一特權進行所謂的集會,公然為暴徒作亂開道。

這些教會早已不是不問政治、傳播福音、造福社會的宗教團體,其組織的集會也不是單純的教義表達,而是早已成為庇護暴徒、禍港亂港、借機實施顏色革命的政治組織。

英國廣播公司(BBC)的一篇報道就不經意地曝光了這些人的所作所為。BBC發布的一段題為“為上帝工作”的視頻顯示,數十名教徒在香港“好鄰舍北區教會”牧師陳凱興的帶領下,每天上街進行抗議。

雖然名義上是“站在警察和抗議者之間,希望結束暴力”,但這些教徒的所為,實際上卻是組成所謂“人鏈”、妨礙警方執法,甚至試圖主動攻擊警察!

這些教會組織的亂港行徑,至少可以追溯到5年前。在2014年的非法“占中”期間,就有很多基督徒堪稱禍首:“占中”搞手戴耀廷是新教徒,朱耀明是個牧師,陳健民宣稱自己“雖已離開教會,但仍與神同在”;至于黃之鋒,則出身一個基督教家庭,他的名字就來源于《圣經》典故。

香港基督教會如此熱衷于參與政治,離不開一個人的“垂范”。他就是教會亂港的真正幕后操手,原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。

主教,你的2600萬花哪兒了?

陳日君,香港教區第二位獲“樞機主教”榮銜的教士,號稱“香港良心”“當代馬丁·路德”,香港不少市民則稱之為“大炮樞機”“風流教主”。此人幾近“逢中必反”,與香港反對派綁在一起,因“反共有功”,2019年1月獲頒美國“杜魯門—里根自由勛章”。

視頻截圖

陳日君還有一個綽號:“政治主教”。二十多年來,他從未停止折騰,從居港權事件、反“國民教育”運動、二十三條立法、非法“占中”,直到最近的“修例”風波,與香港街頭的騷亂如影隨形。

2019年6月10日深夜,已經87歲、老態龍鐘的陳日君就撐著一把黃色雨傘亮相,一度還爬到灣仔地鐵站的梯子上,并不時地向騷亂的人群喊話、豎起大拇指,企圖把自己這身老骨頭再賣出一筆價。

早在多年以前,陳日君即被西方反華勢力相中,成為禍港亂港的馬前卒。據維基解密透露,2006年3月31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在發回美國國務院的電文中,就開始探討組建“宗(陳日君)、政(李柱銘)、媒(黎智英)”的“亂港組合”。

這個組合為西方勢力的亂港圖謀立下了汗馬功勞。今年8月中旬香港媒體曝光稱,在美國中情局前特工、黎智英的高級助手馬克·西蒙的指導下,他們在香港長洲島某秘密據點設立培訓基地,并由中情局人員對“勇武組織”暴徒進行名為“戰死沙場”的訓練,內容包括“手語聯絡”“攻擊隊形”“徒手搏警棍”“美國海軍陸戰隊格斗術”等。

黃之鋒等“香港眾志”核心成員也曾在此接受訓練,并接手成為該據點的實際操盤人。8月30日被拘捕前,黃之鋒等人還被發現親自押送暴亂的裝備和物資到據點。據說,這些裝備物資從中國臺灣地區偷運而來,出資方正是黎智英和陳日君等人。

2011年10月18日外泄的一份文件顯示,陳日君在2005年至2010年間收受政治獻金高達2000萬港幣。2014年8月,陳日君又被曝光分別在2012年10月和2013年12月各收受300萬港幣的“捐款”。

這些捐款都來自“肥佬黎”,他與第二任妻子李韻琴都是天主教徒,且正是由陳日君施洗,介紹人則是李柱銘。而看過老吳之前文章(打開港版“顏色革命”的潘多拉魔盒)的讀者應該都清楚,黎智英一直是西方亂港勢力的“政治黑金”中轉站。

對于“肥佬黎”的慷慨捐助,連天主教香港教區也不愿意為這名“榮休主教”背黑鍋,公開發表聲明稱歷年來,陳日君均沒有將黎智英的捐款奉獻給教區,亦沒有資助教區任何活動。

2600萬的巨額“政治獻金”究竟花落誰家?是揮霍了,還是干了其他更見不得人的勾當?一時之間,陳日君“收黑金養家室”的傳聞在香港漫天飛舞。

在陳日君這等私德敗壞、賣港求榮的“教會大佬”操控下,亂港教會層出不窮、丑行畢露,絲毫不足為奇。其中跳得最高、蹦得最歡的,當屬“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”、“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”和“傘城網上教會”。

假教會,真亂港

為了此次“反修例”暴亂,香港基督教專門成立了一個組織——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,由簽署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的《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》的獨立教牧組成。籌委會活動的策劃人包括多個知名基督教教牧,如前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袁天佑,及現任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。

“耶穌叫這些牧人搞政治嗎?明擺著是美國政府在玩政治嘅啦……”看著這群上躥下跳的教士,香港和內地的網友無不搖頭。

視頻截圖

這幫“牧人”玩起政治來真是非常積極。最近的10月21日,該籌委會就在添馬公園打著宗教旗號搞了一場“守望香港祈禱會”,唱詩、祈禱、禱告,“分三段時間,流水式運作,歡迎自由參與”。活動時長2小時,與6月比可謂退步明顯:6月10至12日,籌委會在特區政府總部外發起了72小時馬拉松祈禱會,23日起更是一連七日舉辦“禁食舉哀、主治我城”的禁食禱告行動。

籌委會辯解稱:“禁食祈禱不是脅迫政府的絕食行動,因為香港政府麻木不仁令市民陷入困境,所以信眾會繼續舉哀,行動目的為祈求上主解救香港,令市民遠離不公義的現象”。

這套言辭的立場可謂十分清晰,自動屏蔽了反中亂港分子禍亂香港的種種罪惡行徑,毫無緣由地將暴亂的責任強加給特區政府,利用教會名義蠱惑信眾和市民反對政府意圖不言自明。

相比于籌委會,傘城網上教會的意圖更加赤裸裸。這個亂港組織的歷史,要追溯到2014年的非法“占中”:曾就讀于香港中文大學神學院的牧師陳龍斌認為傳統教會包袱極多、無法在短時間上達成一致,傳統教會平臺在種種限制下不能為“運動”發揮功效,急需“革命性”補足,故呼吁建立非傳統堂會式的“教會”,“傘城網上教會”于是粉墨登場。

這個“臉書教會”的一個基本原則是:“香港有太多的地方教會脫離社會問題,基督徒有責任為人權進行政治宣傳”。想要進行政治宣傳應該去組黨,建個“教會”是什么道理?

從臉書主頁可以看到,這個莫名其妙的“教會”打著“嘗試建構、反思和實踐所謂的遮打(“遮打”一詞源自2014年的非法“占中”,“遮”在粵語為雨傘之意,“打”則暗指以打倒香港特首梁振英、并推翻全國人大決定為目標。此后,“遮打”成了香港反對派口中“雨傘革命”的代名詞)神學”的幌子,企圖將反中亂港分子策劃的“雨傘革命”升級為所謂的“價值革命”,更放言要“重建香港的核心價值”。

一個“假教會、真亂港”的非法組織,有什么資格重建香港的核心價值?與其說重建價值,不如說為亂港暴徒建立抗爭信條!

本次“反修例”暴亂,傘城網上教會幾乎日日發布撐“暴”集會信息、為暴徒鼓與呼,堪稱一個十足的“暴亂”文宣陣地。該組織更在線下與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等勾連,組織各種撐“暴”示威集會:

9月25日,發布主題為“偽和平”集會信息,稱“五年了!還要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嗎?”;10月12日,舉辦《和你fight》音樂劇場;10月19日,組織“‘進化’價值革命音樂會”……

充當暴徒們的“作戰基地”

如果說前面兩家主要是“動嘴”,那么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就是親自下場“動手”了。這是香港一個大型基督教宗派,1975年由香港循道公會和香港衛理公會聯合而成。香港循道公會直屬英國巡道海外差會,香港衛理公會則是由美國衛理公會在香港成立的宗派,這個“聯合教會”代表誰的立場,可想而知。

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下轄有26個禮拜堂,其中位于灣仔軒尼詩道36號的“香港堂”在此次暴亂中尤為活躍,堪稱“明星”。這家教會堂所時常處于游行路線上,從2014年的非法“占中”、2016年的旺角暴亂再到本次“反修例”暴亂,聯合教會前會長袁天佑曾多次開放堂所大門為示威者提供庇護,并在堂內存儲大批“示威物資”。袁天佑的妻子陳錦娟和兒子袁健恩也曾參與游行。

早在2014年的“占中”事件中,循道衛理香港堂就因庇護暴徒和存儲示威物資而被稱為“占中糧倉”。這次“反修例”,香港堂更是上升為了暴徒圈中人人皆知的“物資集結中心”和“休息站”。

今年6月13日,香港《文匯報》記者發現大批暴徒在結束對立法會的圍攻后,麻利地將頭盔、雨傘等物資打包,用手推車推走。雖然他們特意七彎八繞、避人眼目,但還是沒能逃過法眼:這些人的目的地,正是循道衛理香港堂,以及同區的另一家國際基督教教會“救世軍”下屬的教育及發展中心,后者更不時有“車出車入”運送物資。

記者在救世軍教育及發展中心門外觀察,發現不斷有私家車出入中心,當中更有人從車內將物資搬往中心內。另一邊,不少年輕人(甚至有穿著校服者)推著桶裝水等物資源源不斷地進入該中心。

記者走進這家“教會”的會堂,發現大堂已變成一個物資站及救護分流站,上方張貼著“休息請到5/F及6/F”的告示,內里擺放大堆暴徒的物資;另有告示列出當時教堂內正舉行“守望香港祈禱會”。只見這群暴徒放下物資后就進入電梯,不知是去休息,還是去參與祈禱會。

這幫教士可不安于充當“后勤”角色。10月6日,暴徒在港島區作亂、遇警方清場時,一窩蜂地朝軒尼詩道竄逃,不出一個街口便到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,門外有掛教會證的人員高呼“快點入來啊!里面有洗手間,有休息室,有急救,有水啊!”

這些黑衣蒙面暴徒迅速涌入,像是回到了“老巢”,教會人員一邊帶路,一邊指引說,“地下層有洗手間,二樓、五樓有休息室,可以入去休息,有水有零食。地下有醫療隊,你有需要可以過去。”

老吳很好奇,如果是為維護治安奔波克難的警察、或其他什么事情的普通市民,這幫教士還會不會如此熱心?

對波蘭用過的招數想在香港重演

宗教一直都是美西方勢力制造顏色革命的重要工具。最典型的事例,是上世紀80年代東歐劇變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——波蘭。

當時波蘭民眾運動的主導力量是“團結工會”。這個“工人組織”之所以能成為推翻波蘭“統一工人黨”政權的核心力量,一是因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為其提供大量支持,二是因為美國政府與當時波蘭籍的梵蒂岡教皇達成了攜手對抗蘇聯、贏得冷戰勝利的共識,梵蒂岡以及波蘭天主教會因此成為“團結工會”的重要后盾。

在波蘭得逞后,美西方勢力迅速如法炮制,一時之間,打著宗教旗號的顛覆行動在全世界此起彼伏。如今,他們的魔爪又伸向了香港。

有許許多多的人不希望看到這座城市步人后塵、淪為顏色革命的犧牲品,不希望看到暴力讓東方之珠蒙塵受損。

10月12日,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就在香港電臺節目《香港家書》中直言,“仇恨會蠶食人性辨別是非的能力,使人內心失去美善,衍生暴力;我深信以暴易暴,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,只會招來更大的傷害。

在最后,老吳希望香港的基督徒們,能夠想起下面這段經文:

為什么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,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?你自己眼中有梁木,怎能對你弟兄說,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?你這假冒為善的人,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,然后才能看得清楚,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。不要把圣物給狗,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,恐怕它踐踏了珍珠,轉過來咬你們。 ——新約·馬太福音,7:3-6

來源: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 轉自微博@吳知山

監制:童曙泉

編輯:蘇越

流程編輯:TF017

相關閱讀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湖北快3今日开奖 宁夏休彩11选5走势图 七星彩中奖规则明细图 爵士vs掘金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免费 老快3和值奖金计算表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腾讯分分彩后二教学 博乐填大坑 3d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新疆35选7的今天开奖号 龙啸手游麻将作弊器 喜迎棋牌游戏大厅 内蒙古快三三天号码 华东15选5彩票奖结果 日本av女优苍井空个人资料及照片 体彩河南快3走势图